是个患有懒癌晚期的渣渣咸鱼写手。目前开放约稿。绝技是无能狂怒和死不填坑。

混乱中立,还是个以自己爽为前提的垃圾。圈地自萌,填坑随缘,偶尔摸鱼,原创狗。
The Division/Rainbow Six Siege/ Watch Dogs/Dishonored/Prey/最近在朋友怂恿之下开始艰难传火
常年在各种冷门地带反复横跳来回爬墙,挣扎在是否割腿肉的矛盾中。

常年暴躁,不是好人。

请大力给我红心和评论,这些都是我码文的动力
如果给了长评,要哪条腿上你嗦我给你割。

© 夏九薇daisy
Powered by LOFTER

没有勇气和太太py交易,走了()

【R6S】公寓,Bandit&Blitz,无差,清水日常向片段

*试图发糖但是越写越蠢,也许等我想到合适的后续之后会有2【。】

*灵感来源于我们家的租客,他一年只住三个月但是总是会及时地按年交房租。


可这有什么意义呢?Elias问,他用脚把自己的行李袋往旁边踢了踢,把过道让出来后从阳台上的杂物堆里翻出来那根握柄都已经生锈了的扫把开始清理地上的灰尘。他还想继续问下去,不过满鼻子的灰尘让他不得不停下来哆嗦着打了两个喷嚏。真糟糕,他窘迫地摇摇头甩开那些依旧徘徊在他鼻腔附近的灰尘,然后才清清嗓子继续发问: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出差,或者在基地,你一年能住在这里的时间有多少呢?

好处不少——Dominic说。他耸了耸肩,把外套脱下来准确地甩在沙发背上再...

有些焦虑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曾经想写的Bandit水仙,要坑掉了,但是可能会写一下同背景的判断,如果有人愿意看我就继续放出来……

……只要我写的bliban够好吃,一定就会吸引更多人产粮的!【饥荒发言
谁吃bliban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声嘶力竭】

……近期状态奇差,有的时候神智都不太清楚,目前尚好,但是也许会离开社交网络一段时间,也许回去住院。
非常感谢各位的关心,小窗都看见了……有的时候我是被负面情绪控制住的……我会努力活下去的,谢谢你们。

突发点梗!占tag致歉

请随意评论点梗,随意cp/梗,我会写250字左右
R6限定,截止11.30中午十二点

在思考为什么自己后来写的bliban全部都是虐向……我非常爱他们二位的相处方式,甚至觉得他们本就应该相爱……可是我所能给予的只有痛苦,也许是因为从去年暑假到现在所有发生的事情让我越发怀疑这种幸福是否真正存在。活着的确非常疲惫。

我曾经爱一个人,但是发生的种种事情让内心最后逐渐只剩下苦涩,所以爱而不得和单相思成为了最后永恒的结尾……但是现在开始我想给予Elias和Dominic爱……哪怕我本人永远都得不到任何的救赎,我也依旧给予他们最美好的祝愿。

【The Division】无题片段

*希望今天纪念黑色星期五/事情的开端不会太晚,这些可能是作为我在游戏里的特工想说的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提前祝圣诞节快乐,我们华盛顿见:)


我想死在纽约的这个冬天。

真的,别惊讶,每个人都有思考自我了断的时刻,我想死去很久了,但是总是觉得时机不合适……不过现在我敢断言了,这个冬天会是最好的机会。

这个冬天供电一直都有问题,你应该知道这个——虽然我们亲自从莱克斯那帮人手里夺回了发电厂,但在目前社会系统瘫痪的情况下压根没有多少热量可以挥霍。所以每天晚上精疲力尽躺下的时候床铺是冰冷的,起来的时候还是冰冷的,前一天的所有疲惫似乎都被这种该死的温度冻了起来,以至于到了早上依旧丝毫不减——唯...

【R6S】Bandit相关意识流片段

*这些是属于我的零零碎碎的幻觉,它们不属于不存在的Dominic,但是我自私而片面地认为也许这些幻觉的确属于Dominic。

全都是令人反胃的幻觉。

他的梦境大多数时候都充斥着这种东西,有些时候他甚至还会期待自己的潜意识里到底还有多少没有被排列组合完全的残像和负面情绪——而看上去还有很多。

所以他站在这里,他最初感到的是鼻腔里过于湿润的空气,而且只是单纯的过度湿润,没有海边的腥味,没有一贯的铁锈味或者腐烂的味道,只是湿润,就好像把鼻子伸进了从加湿器里倾泻出来的雾一样。然后他有点木然地低头,看见了已经没过自己膝盖的海水。他只是下意识觉得这是海水,没有任何缘由——可是这句话听上去就很好笑,本...

是时候爬回来写bliban了。

各位夜安......!我是第十天的记录人九薇。出于各种各样或许不是意外的意外,我终于在私法制裁者上门算账之前把这份稿子整理完成......录音笔刚刚被我塞到咖啡杯里,真糟糕,不过我坚信私法制裁者会处理好他的私人关系的,不是吗?


秦狗十五日:day 10 生意阻隔

约尔迪总会在某些不合时宜的时候说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比如他们去纽约皇后区解决一桩跨州的人口贩卖案时,曾经不得不在一家肮脏的汽车旅馆蜗居一晚,约尔迪就讲了个很......印象深刻的故事。

“你知道吗?”他一脸嫌弃地拎起掉在档案袋上的腌黄瓜丢进垃圾桶,这个时候艾登正往自己的T恤上蹭掉大拇指上沾上去的芝士:“在我们那边有种说法...

1/14